2008/12/2

弔念 Jørn Utzon 雪梨歌劇院建築師逝世


大家應該都記得這個地標性的建築,
澳洲雪梨歌劇院
全世界的生物都難免一死,
但似乎死亡只有對人類具有特別的意義。
設計歌劇院的丹麥建築師Jørn Utzon(約恩 烏戎)
在上週六因心臟衰竭,
病逝於丹麥哥本哈根,享年九十歲。
澳洲政府為了紀念這位偉大建築師,
特地在雪梨地標雪梨港灣大橋降半旗致哀。
網站上也特別刊出了紀念Jørn Utzon 的專輯。



1965年,於某本瑞典建築雜誌上看到雪梨歌劇院的競圖徵稿,
他花了半年時間,以幾何學為準則,
設計出這座屋頂酷似帆船造型的歌劇院,
此構思來自切片的柳丁
烏戎先生最後因為受到評審團要員
芬蘭建築師Eliel Saarinen(埃利爾 沙裏寧)的青睞,
成為這項國際競圖的贏家。

頓時,從一個默默無名的小建築師,
晉身世界級明星建築師之列,
隨後五年,Jørn Utzon都在丹麥的忙這案子,
並在開工之時舉家遷往雪梨。

當整座歌劇院的主外觀完成時,
由於其設計理念大膽前衛遭受輿論,
且因為預算超支與工程延宕而遭到質疑,
因此與NSW(New South Wales 新南威爾斯)政府的
公共工程部長休斯先生意見不合。
當休斯先生因爭執在1966年停止支付工程款時,
Jørn Utzon(烏戎)一家只好黯然離開澳洲,
剩下的內裝工程由澳洲設計師完成。

Sydney Opera House建成後,
成為了澳大利亞的標誌性建築,
並於2007年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可惜的是人在情緒上的紛爭與賭氣,
Jørn Utzon 一生沒親見完工的歌劇院是最大的遺憾。

你可以到雪梨歌劇院的網站看大家給他的祝福。
http://www.sydneyoperahouse.com/jornutzon_tributes.aspx

網路部分摘錄,
詳細內容推薦詳見wallace的文章

2 意見:

匿名 提到...

如同巴黎鐵塔初建成,也被巴黎市民引以為恥辱一般...令人感到心寒。

VAW LOG 提到...

您說的有道理!
其實有時候民意不見得正確或有利,
需要有一個有遠見的專業的領導,
讓時間慢慢證明其眼光。

像是帶有人文紀念的地標,
在不泛濫的情況之下,
明確輪廓可以讓人保有更多的記憶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