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5/20

不安的謬思

這個主題並非談 Giorgio De Chirico (基里軻) 的經典畫作,
也絕對與希臘神話中的藝術女神"謬思"無關!
純粹是字面上的意思:
"謬" :亂也,
"思":意念!
整句話就是紛亂的意念!
到底為何而感到混亂?
說穿了還不就是那VAW IDEA最關心的"設計"
這個龐大的產業!
不論是最基本的平面設計,
縱橫娛樂界的動畫或多媒體,
實用面向的工業設計或建築,
都呈現些微混亂的面貌!

宏觀目前台灣的設計業界,
設計的生命是如此快速的被
製造,利用,然後消化殆盡...
在學校你也許花半年的時間製作一個動畫作品,
但是在業界從腳本拍攝,剪接到後製,
完成一支MV只會給你2個禮拜!
時間是極度被壓縮的 !
而你所面臨的工作,
可能就是機器人似的,
無止盡的修圖,建模!
或大量生產出聲光效果十足的特效!
回到家累的只想睡覺~

前天剛結束的年度設計大拜拜(新一代設計展),
便能窺探出大部分的學校設計教育與業界仍無法接軌,
當然每年都會有非常獨特的作品,
但從多數的作品看來,
學校仍然教授學生一些很復古的觀念,
不管是平面設計,包裝設計或動畫
甚至是多媒體,
展場上總能見到一堆周邊商品,
這是所謂讓作品變龐大的招數嗎?
如果與作品連結性不強的周邊產品,
是否有存在與設計的必要性呢!

我想每種類型的設計都應該各司其職,
發揮到其最精隨的本質上,
相互輔佐!
並非在無關痛養之處做文章.
但學校的老師們似乎還停留在以前的年代,
希望你能"氣勢磅礡"的在展覽中曇花一現!

很快的,
新一代設計展激情過後,
我們畢業了,
前方等待我們的,
是更寬廣的天空,
還是那禁錮自由的牢籠!

設計業的渾沌現象,
是如此的令人不安!
令我想到了米蘭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當人沒有生命之最重,
只能隨生命之輕起舞!

這或許是篇悲觀的文章
但我相信所有設計人對設計的熱情與執著,
都是令人佩服的!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