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3/20

簡單的設計語言當道?

轉載自數位時代


近幾年強調「簡單」(Simplicity)的設計觀大行其道,從北歐家居用品到飛利浦的電子產品,從蘋果電腦設計師強納生.伊夫(Jonathan Ive)操刀的iPod,到日本設計師深澤直人(Naoto Fukasawa)為無印良品設計的壁掛式CD播放器,美國《商業週刊》(BusinessWeek)也指出,化繁為簡、反璞歸真的能力,是企業追求成長不能忽視的關鍵。

然而,到底什麼才是所謂的「簡單設計」?是一時流行還是人性基本需求?最早針對資訊產品提出「簡單」(Simplicity)理念的前田教授,受工研院創意中心之邀,於二月初來台針對「後數位時代的焦慮與希望」主題進行交流訪問。在僅停留兩天的緊湊行程中,《數位時代》雙週有採訪採訪前田教授,我們摘取了一些內容分享給大家:


Q:所以你覺得蘋果的iPod是簡單設計的代表嗎?
A:不,你不能說它簡單,因為跟許多MP3產品相比,它在許多功能上的設計是相當複雜的,它有趣的地方就在於,就因為它功能面的複雜,反而突顯在使用面上的簡單。簡單與複雜本來就是互為表裡的兩件事。


Q:你曾經提過,簡單設計不是量(quanti-ty)的減少,而是質(quality)的增加,是否可以舉個例子說明?
A:飯店其實是很好的例子。我曾經去住四季飯店(Four seasons Hotel),全部白色的設計,看起來什麼都沒有,但就是讓你住得很舒服,這樣的情感經驗,就不是在功能上的改進,必須要整合品牌、甚至是企業願景的思考。


Q:對台灣社會而言,談到簡單設計時,通常會想到北歐跟日本兩個地方為代表,就你的觀察,在表現的方法上,這兩個地方的特色分別是什麼?
A:以北歐來說,因為自然環境的關係,當地人對於材料的掌握度很高,所以展現的是一種與材料間的互動關係;而日本則是在所謂的表面處理上很細緻,在服務的層次也很用心,如果說這兩個地方有什麼相同之處,我覺得是找到他們自己的路。就像我這次來演講,不少人都會問我,台灣應該怎麼做,這答案應該是由你們自己去想去回答,而不是由我提供。


約翰前田 Profile
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教授,也是知名平面設計師、視覺藝術家和電腦科學家。1966年出生於西雅圖,是第二代日裔美國人,在父親開的豆腐店長大,對於東方工藝有極深的感情。 在MIT完成理工學士與碩士學業後,因文化尋根的召喚,回到日本筑波大學攻讀藝術與設計博士,1996年起任教於麻省理工學院。橫跨科技與人文的訓練,讓前田在1999年被日本知名雜誌《Esquire》選為21世紀最重要的21個重要人物。此外,他也是協助飛利浦推動「Sense and Simplicty」品牌再造的顧問團成員。

前田教授部落格:http://weblogs.media.mit.edu/SIMPLICITY/

0 意見: